首页:

“我被农民工官司套牢了”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7-06-06 点击次数:
周立太做客宝安劳务工博物馆大讲堂,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称 周立太应邀到宝安劳务工博物馆大讲堂,讲述劳务工维权的喜与忧。何俊摄 1月17日,律师周立太做客宝安劳务工博物馆第十八期
周立太做客宝安劳务工博物馆大讲堂,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称———

周立太应邀到宝安劳务工博物馆大讲堂,讲述劳务工维权的喜与忧。何俊摄

  1月17日,律师周立太做客宝安劳务工博物馆第十八期大讲堂,与100多位农民工分享了他执业20多年的思考和困惑。嗓门一如既往地洪亮,言辞一如既往地犀利,说到激动时还偶尔蹦出一两句四川方言。讲座间隙,本报记者专访了这位刚刚出完传记,近来又深陷“重庆打黑运动化、扩大化”论调漩涡中的知名农民工维权律师。“打农民工官司像炒股,我被套牢了,退不出来。”周立太说。

  “青海省的一个农民工辗转找到我打一个维权官司,结果法院判资方向他赔付68万元,但他没有给一分钱的代理费给律所,我们的人去青海收钱,他反过来组织当地人打我们。

  农民工社会是一个游民社会,这是一个不讲规则的社会,这么多年来,我最大的一个感受是农民工必须讲规则。”

  ———劳务工律师周立太

  人物简介:

  周立太,重庆开县人,参过军,务过农,打过工,1986年参加全国律师统考,取得律师资格。他于1996年5月1日前往深圳办理工伤赔偿案件,先后受理了珠三角地区700余件工伤赔偿案件,目前已受理了来自于全国的工伤赔偿及劳动争议案件数千件。通过一系列诉讼,创造了中国工伤赔偿假肢更换费的先例,并推进了广东及深圳市的立法。

  农民工打官司不能拿到钱跑路

  记者(下称“记”):当年部分农民工未交付律师代理费就跑掉,曾被您告上法庭,近几年来,此种状况有无好转?

  周立太(下称“周”):依然存在,至今为止,重庆周立太律师事务所仍有500多万元代理费被农民工拖欠。最近的一个例子,青海省的一个农民工辗转找到我打一个维权官司,结果法院判资方向他赔付68万元,但他没有给一分钱的代理费给律所,我们的人去青海收钱,他反过来组织当地人打我们。

  出现此种状况,客观原因是广东这边的劳务诉讼判决后,赔偿金是直接打入他们的账户,但这个群体分布在天南海北,他们拿到赔偿后就跑路,欠款很难催收;主观原因是农民工群体没有这个意识,或者说整个社会都缺乏一种合约意识。我曾经说过,农民工社会是一个游民社会,这是一个不讲规则的社会,这么多年来,我最大的一个感受是农民工必须讲规则。

  如果不讲规则,带来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一是影响了整体的法治进程;二是挫伤了律师给农民工打官司的积极性,律师要靠代理费生存。

  记:您一方面帮农民工维权,另一方面又被一些不讲规则的农民工所伤害,您有没有想过退出?

  周:打农民工官司像炒股,我被套牢了。每一桩劳动争议仲裁及诉讼案都有一个很长的周期,张三没给钱跑了,不等于李四也跑,没有跑的还得接着打,打的过程中又有人来委托,一环扣一环,退不出来,我会永远打下去,直到最后。对此,我只能呼唤农民工朋友洁身自好,同时真心希望有一些素质培训和法制教育惠及这个群体。

  记:在您看来,农民工规则意识、法律意识的养成近年来是否有进步?

  周:进步还是有的,毕竟立法在完善,我们在这方面甚至走到了一些发达国家的前边。农民工的维权意识也大大加强了,一有劳动争议,他们至少知道首先去找劳动行政部门。

  至于不讲规则的当事人,我也详细分析过,主要有以下三个群体,一是残疾人,二是年老者,三是信访群众。正是因为这些群体,在网上找得到关于我周立太的几万条新闻,但在银行却找不到我周立太的一分存款。

  金融危机波及农民工权益

  记: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劳动争议仲裁及诉讼状况有没有出现一些新动向?

  周:据我观察,珠三角地区受金融危机影响确实较大,但不管怎么说,不能因为受到影响就损害农民工利益,如果以这个为代价,这将是时代的倒退。

  客观地讲,深圳在劳动合同签订、工伤保险覆盖方面做得比较好,但是几个新动向需要注意:一是企业不支付加班费,不支付社保致使农民工被迫辞职;二是一些企业倒闭,政府垫付了一部分员工工资,但在后期财产拍卖处理时并未充分考虑农民工的利益。尤其是第一个问题,由于相关部门的乱作为,带来了非常大的负面效应。

  记:出现第一种动向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周:我给你举一个案例,重庆周立太律师事务所深圳分所于2008年9月前代理了龙岗区平湖街道旭日厂30多名员工因被迫辞职向所在厂提出解除劳动关系案,结果仲裁和一、二审法院判决支持了包括支付经济补偿金在内的全部请求,此后,该厂又有200多名员工委托深圳分所起诉同类型案件,虽然被仲裁支持,但却被一、二审法院判决败诉。同一个工厂,同一个事实,同一个法院,同样的3个法官,前后的结果却不一样。

  据我了解,出现上述情况的原因是2008年9月后,深圳中级人民法院曾向龙岗区人民法院书面批复“劳动者被迫辞职,不支付经济补偿金”。司法解释应该由最高人民法院作出,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没有这个权力这么规定,但是深圳每个区级人民法院都还在执行这个规定,这个规定什么时候废止,也没有一个期限。

  打黑不应运动化扩大化

  记:前不久,您针对重庆“打黑”提出了“运动化、扩大化”的观点,社会各界褒贬不一,现在您怎么看待这些争论?

  周:我仍然坚持我的观点。伴随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出现黑社会组织性质的犯罪是正常的,主要体现在行业垄断、开设赌场、放高利贷等方面,但是我们要将一般刑事犯罪和黑社会性质犯罪区分开,刑法和全国人大的司法解释,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定性界定得非常严格,必须同时具备四个特征,打黑应该防止扩大化。同时,打击犯罪是一个常态,不能靠运动式解决问题。

  这个观点说出来后,我被上百万人骂娘,说我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狗头军师,但从我的角度而言,我接受了当事人的委托,就得维护当事人的权益。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针对同一事物不能只有一种声音,要有多种声音才正常。

  记:此次做客宝安劳务工博物馆大讲坛,第一次来到这个劳务工题材的博物馆,您有何感受?

  周:宝安劳务工博物馆是全国第一家,非常难得。这么多年来,我积累了上万件的劳动争议仲裁及诉讼的卷宗,他们希望把我多年来办的案子资料,作为馆藏,我也愿意与博物馆方面搞一些合作,但是我希望得到一些经费补助,因为我也是一个穷人。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黄伟

    023-63866608

    案件咨询

    • *
    • *
    • *
    • * 看不清?点击更换
    • 重庆总所北滨一路363号招商江湾城1栋1单元2-2

    • 开州分所开州大道1197号(人寿保险旁)

    • 万州分所万州区人民法院对面

    • 成都分所成都市青羊区蜀金路一号金沙万瑞中心C座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