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主页 > 立太专栏封面 > 立太专栏 >

深圳公检法司又在出洋相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7-06-06 点击次数:
周立太 深圳本是一个小渔村,曾经比我的家乡重庆开县五通乡高桥村2组还要穷。自从小平同志在深圳画个圈后,使深圳人民生活得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加之成为特区后,全国人大授

周立太

  深圳本是一个小渔村,曾经比我的家乡重庆开县五通乡高桥村2组还要穷。自从小平同志在深圳画个圈后,使深圳人民生活得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加之成为特区后,全国人大授予了深圳部分立法权,全国人大同时规定,非特区的宝安、龙岗两区应适用深圳市人大颁布的地方性法规,如上述两区适用深圳市人大颁布的地方性法规与广东省颁布的地方性法规相冲突时,应适用后者。

  一般人可能认为深圳应该是法制比较健全的深圳,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原深圳经济特区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对工伤保险费的缴交基数及工伤赔偿计发基数均按深圳市统计局公布的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逐年调整,然而非特区的宝安、龙岗两区在1993年分别作出规定,对工伤保险的缴交基数及赔偿计发基数均按679元为基数,直到1999年本人所代理的一系列工伤赔偿的社保案先后被深圳市中级法院判决撤销宝安、龙岗两法院的一审判决及两社保局的工伤保险待遇处理决定,并限期两区社保局重新作出处理决定,在此期间,深圳市人民政府召集人大、市中级法院、劳动部门等召开座谈会并作出解释,对中级法院所判决的前述案件重新作出处理时,将按571元作为赔偿基数,后两区社保局对前述一系列案件均按571元重新作出处理决定,伤残员工再次起诉于两人民法院,两区法院均判伤残员工败诉。上诉于中院后,中院却又判员工败诉。可笑的是,深圳中院对上述伤残员工的案件两次审判,均系同一事实、适用同一法律、同一原被告,承办法官也均是原班人马(审判长郝丽雅,现深圳中院副院长,审判员马龙、张小妮),却作出了完全相反判决。

  根据现行《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及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规定,用人单位不支付劳动者加班工资,劳动者被迫辞职的用人单位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

  重庆周立太律师事务所深圳分所于2008年9月前代理旭日厂个别员工因被迫辞职向所在厂提出解除劳动关系案均被仲裁一、二审法院判决支持了包括支付经济补偿金在内的全部请求,2008年9月后,旭日厂老板找到了龙岗区区长,区长又找到了市长(许宗恒),市长又找到了中级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于是向龙岗区人民法院书面答复“劳动者被迫辞职,不支付经济补偿金”。此后,旭日厂数百名员工起诉的一系列同类型案件,虽均被仲裁支持,却被一、二审法院判决败诉。

  近来,深圳公、检、法、司又出台了《关于依法处理非正常上访行为的通知》,规定如上访者若有规定中涉及的14种所谓“非正常上访行为”的,可以对其处以劳教。

  《立法法》第8条第5项规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由法律设定。深圳市人大有制定地方性法规的权力,但它也无权制定限制人身自由的地方性法规。作为深圳市的公、检、法、司,出台这样的规定,更是严重违反了我国《宪法》和《立法法》的规定。国务院《信访条例》系国家行政法规,该法规均未授权地方人大及政府可另行规定、更未授权地方公检法司。并且,深圳市的这一规定,将国家信访条例中规定的6种上访禁止行为扩大到14种,对处罚对象和使用范围进行自我解释和扩大,明显系越权行为。

  国家立法法赋予了“较大的市”制定地方性法规的权力,但是“地方性法规同法律或者行政法规相抵触的规定无效”,并且涉及对公民权利的剥夺和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的,立法机构必须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通知》涉及对信访群众采取劳教手段,更未通过正常的地方立法程序,其合法性也就值得怀疑。

  因此我想说,作为地方司法机关的深圳公检法司,你们真会出洋相。

    023-63866608

    案件咨询

    • *
    • *
    • *
    • * 看不清?点击更换
    • 重庆总所北滨一路363号招商江湾城1栋1单元2-2

    • 开州分所开州大道1197号(人寿保险旁)

    • 万州分所万州区人民法院对面

    • 成都分所成都市青羊区蜀金路一号金沙万瑞中心C座1208